左右小说网 > 卧底皇后 > 第17部分
好不容易才待找个机会看这欧阳静雪喝酒,她可是听说过这欧阳小姐三杯必醉的。
“作词好作词好,静雪你可是好久没新词了!”说到诗歌,涟瑾便一脸兴奋起来,他喜欢这欧阳静雪亦是看上了她的才情。
欧阳静雪若有所思,站了起来,缓缓走到围栏旁,回眸一笑,薄唇轻启,道:“那我就填首词助助兴吧。”
说着颔首静思了一会儿,便吟出了词来:
洛河柳,花柳两个柔。花片落时黏酒盏,柳条低处拂人头。各自是风流。
洛河月,如镜复如钩。似镜不侵红粉面,似钩不挂画帘头。长是照离愁。
瑶瑶一听只觉得熟悉,一脸疑惑地看向了汐月,汐月却是眉心微笼,这词不正是几个月前清风阁买出去的欧阳修的《望江南》,不过是用“洛河”二字替代了“江南”二字,这一换就成了应景之作了!欧阳静雪的才情她算是见识了!
“好好好,果然是洛城第一才女,信手拈来便成一词啊!”涟瑾拍手称好,也走了过去。
“听闻端木府大小姐亦是擅于填词,定也有应景之作吧!”凌彻看向了瑶瑶,他虽然和端木赐熟络,却和这大小姐不是很熟悉。
众人一听,皆是看向了瑶瑶,这大小姐未出嫁时也算是名满洛城的,洛城里几位有名的官家小姐就属她的词比得过欧阳静雪了。
瑶瑶见了汐月那鼓励的目光,便站了起来,朝河畔边那满岸红花望去,沉思了一会儿,便开了口:

贝壳(www.zuoyou2.com)免费电子书下载
梅谢粉,柳拖金。香满洛河畔。养花天气半晴荫。花好却愁深。
花无数。愁无数。花好却愁春去。戴花持酒祝东风。千万莫匆匆。
亦是欧阳修的词,《鹤冲天》,学那欧阳静雪改了字,加进了“洛河”二字,又是成应景之作。
“好词好词,哈哈,久闻端木小姐大名,今日算是见识了。”涟瑾依旧是一脸赞叹,瑶瑶谦虚地笑了笑了,心中却怀疑这太子是喜欢欧阳静雪多一点,还是喜欢她的诗才情多一点了!
“汐月小姐……”
“凌王……”
汐月和凌彻却是同时开了口,凌彻彬彬有礼一笑,煞是好看,道:“汐月小姐先请。”
汐月亦是礼节Xing地浅浅一笑,道:“汐月想请凌王也做一首,不知凌王可否赏脸。”
方才凌彻这般主动挑起诗词来,倒是提醒来汐月一件事来,十五那晚凌王可是也在场的,她那一万两银票的事他定是也知道了,这家伙向来对诗歌没什么研究的,今天这般明显挑起话题来,她本Xing就多疑,如今更是不得不多疑了!
“本王就不献丑了,在座的各位想必都很想一睹汐月小姐的才情吧!”
凌彻说着端起酒杯来,慵懒地在倚在栏杆上,这一句话便将汐月逼的无路可退,在座的想一睹她出糗的可是大有人在,这不端木赐首先接了话。
“汐月,在座的就三位小姐,我大姐和静雪可是都作了一首了!”
汐月瞥了端木赐一眼,她就知道这家伙会是第一个。
“哼,这应景之作,怕是难为汐月小姐了,就作首打油诗乐乐大家吧!”一边那沉默许久的杜一鸣终于开口了。
汐月方才一来,第一个看到的便是他,却是拼命压制住心中的恶心之感,不与之冲突。
这杜一鸣,青灰布衣,甚是简朴,下颌一颗黑痣很是惹人注意。这人三年前被汐月在宴会上恶整了一番,一怒之下便住到了洛河的一艘扁舟上,说什么远离污浊尘世,不与放荡之女同踩一片地,并取了个“洛河居士”的号,正是他这一作为引起了洛城名流雅士对汐月的口诛笔伐的,然而,事实的真相却并非汐月先招惹他的,只有青衣知晓缘由,她可是憋屈了整整三年,狠不得将这厮碎尸万段,无奈好些名流皆护着他,她不能说出真相来,亦奈何不来他!若知道这人来了,她定是不会踏上渔舟半步的!
杜一鸣见汐月微怒了,却又冷笑地开口道:“汐月小姐不会是连打油诗也要考虑这么久吧!?”
“你!”汐月哪里还安奈地住?
“我怎么了,我对你做了什么了?”那杜一鸣冷冷地笑着,而在场的其他人却是微微纳闷了起来。
看着杜一鸣那神情,汐月忍不住又要开口,而瑶瑶却走了过来,将汐月拉了起来,道:“来来来,先赏赏这洛河夜